申花未注册两将或转投重庆队 后者已敲定三名外援

在完成了石笑天和李松益的签约工作之后,上海申花俱乐部收到了国际足联仲裁庭的处罚通知,被禁止在全球范围内引援。两名球员是已经和申花签约,但因为疫情的原因,两人还来不及去到当地足协办理注册手续,也因此两人还不算正式的申花球员。申花面对约1亿人民币欠债,显然短期之内无法支付完成。石笑天和李松益也不得不另谋出路。两人“离奇”的转会失败,很可能会另有好的结果——最近两年一直和申花俱乐部有频繁人员往来的重庆两江竞技很可能将接下这两名球员。而原本打算全华班出战本赛季中超联赛的申花队,在遭受此意外损失后,近日也迎来了巴索戈回国的好消息。

原本李松益和石笑天加盟上海申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两人事实上也是上海申花今年特意要补强位置的重要人选,没想到的是,就在合同达成之后,注册手续办理之前,突然遭遇了变故。

两人的合同虽然早早敲定,但是注册手续需要在上海足协办理,因为疫情的原因,上海足协无法正常开展工作,申花基地也一直处于封闭管理的状态。就在这期间,此前申花的国际官司引发的处罚悄然而至。这个官司源自于上海申花此前的主教练弗洛雷斯。申花在与其解约之后,2020年初,弗洛雷斯将申花俱乐部告上了FIFA仲裁庭,要求俱乐部支付其工资、违约金、利息以及国际足联罚款共计近1亿元人民币,并获胜诉。这个官司耗时两年,时至今日,申花显然还是无法兑现,于是国际足联下发了禁止申花在全球范围内注册新球员的禁令。这也意味着,这个赛季申花无法引援,此前签下的合同,也因为无法注册的原因,无法兑现。

李松益和石笑天显然是最尴尬的两个人,他们与申花之间的合同不得不先放到一边,转而在临近转会窗还剩不到五天的时间里另谋出路。中超各俱乐部的引援都已经接近尾声,申花方面也为两名球员的新去向做了很多工作,最近两名球员和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开始了转会谈判,大概率会转投重庆。

申花方面今年在收到引援禁令之后,虽然无法引援,但基于球队本来的人员配置还有一定调整空间,加上蒋圣龙的回归,也能够实现队内本身人员的新老交替。虽然球队失去两位强援,并已经做好了全华班征战的准备,但也有好消息传来,据媒体报道,外援巴索戈已经准备启程回中国。

巴索戈是目前申花队中唯一可能参赛的外援,但是因为新赛季的U23政策,实际上也给到了申花一定的利好。新规则规定:“被征调4名球员及以上,相关俱乐部每场比赛的对手最多同时上场3名外援。”近年来,申花队一直都是U系列国字号球队的输送大户,队中蒋圣龙、朱辰杰、等球员都是U23国家队主力,这些球员一旦都被征召进国字号,那么申花在联赛中的对手外援出场人数,就会减少。对于申花来讲,这多少会减弱所受引援禁令的影响。

对于重庆两江竞技来讲,李松益和石笑天的到来,显得有些突然,但从球队目前位置所需来讲,也比较合理。

近两年来,申花和重庆两家俱乐部在人员上来往频繁,去年就有博拉尼奥斯、陈钊、孙凯加盟重庆效力,重庆也先后将中场核心彭欣力、阿德里安输送到申花。本赛季,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虽然处于困难中,但依旧需要在一线队人员上进行大幅度调整,孙凯、博拉尼奥斯已经离队,不会再继续效力,而陈钊虽然和重庆还有合同在身,但新赛季重庆俱乐部也在为其寻找租借球队想要外租。

在门将位置上,重庆队内只有40岁的邓小飞当打,新赛季也默认为是一号门将,引进一名新的中生代门将也是球队目前所需。而李松益作为上赛季在津门虎大放异彩的后场球员之一,他的到来,也正好可以弥补杨帅离队后,重庆队后防线的空虚。早在上个月试训大军到来之际,重庆队就已经确定了两名年轻中后卫,由于两人十分年轻,经验也有限,所以需要中超经历丰富的球员去带动年轻球员成长。

在距离转会窗关闭还剩不到两天的时间,两名球员的即将到来的消息有些突兀,但确实也是重庆队目前所需。只是因为上海疫情的原因,两人现在依旧还封闭在申花基地随队训练,什么时候能够到重庆与球队合练,目前还是未知数。

随着两名新内援的敲定,重庆两江竞技在新赛季的引援上也进入了收官阶段。外援方面,25日已经有一名外援前锋到队合练,他就是上赛季效力于中甲江西北大门的前锋埃德尔·利马,这名球员现年35岁,擅长10号位;与此同时,中甲南通支云前锋米歇尔·查加斯也到了重庆开始隔离。重庆队计划引入的第三名外援,是曾经效力于中甲时期成都蓉城的莱昂纳多,这名球员目前正在上海隔离,之前他也是受到了其他球队的关注,但重庆俱乐部已经与其达成了加盟协议。

重庆两江竞技已经进入到为新援办理注册手续的阶段,最近也会向外界公布新赛季的引援名单。对于重庆俱乐部来讲,今年新的升降级规则也为球队生存带来了一定压力,没有了附加赛,且降级名额扩大到了三个,在巨大的保级压力和生存压力面前,着力打造过硬的人员班底以及求得一个稳定的生存环境,是当下工作的重中之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